深圳研究院

绿色基础设施研究所

首页新闻动态
院所简介 Introduction

绿色基础设施是我国建设生态文明与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支撑,是缓解诸多生态问题的有效途径。我国绿色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尚处于初级阶段,是我国基础设施建设中最为薄弱的环节。

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绿色基础设施研究所是我国首个专注于绿色基础设施领域全产业研发的产学研一体化平台。研究所依托北京大学在生态、环境、景观领域的学科优势与在社会、经济、文化领域的资源积淀,立足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与深港产学研基地的研发平台,在应用领域展开全方位国际化合作,致力于推动我国绿色基础设施事业……

More >>
新闻动态
栾博:华南景观研究会发起人会议--学者与业界专家语录
时间: 2017-04-07 来源: 华南景观论坛 作者: 华南景观论坛


▎首语

——李宝章(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


丁酉年农历二月二日,众华南景观与设计界翘楚会在番禺。庞伟兄于草河村租有农地一片,内有池塘一方。经营无痕,杂乱有章;园即主人,得大自然。竹门开处,是一林荫直道,过一株大芭蕉与杂树相间之林,便至一池塘。对岸临水有竹轩一处,乃聚会之所。


时值春日,万物复苏。田间飞舞者粉蝶也,果满枝头者杨桃也,灶火飘香者庞兄秘制之草鱼也,光影凌乱者众食客水中倒影也。高朋满座,意气风发,此中酣畅岂可于平常时见;妙语连珠,出口成篇,个中见识安得在寻常处闻?


春光易逝,倒影渐明。在言谈、灶火,吟诗与浅斟之间,夜幕已至;唯案上孤灯为池面上之隐约光明。随叹吾辈身得岭南大地之抚育,竟苟营终日,愧对此开一代风气之热土。更思人是过客,地为主人,因相嘱咐,岂敢不在来日为华南大地之景观略尽绵薄之力乎!

1.jpg

【华南景观研究会发起人合影】



▎嘤其鸣矣,求其友声——发起华南景观研究会

——庞伟(广州土人景观顾问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景观设计》学术主编 )


开题

1、 何为南方,南方何为?

2、 解决小问题的大情怀

3、 景观社会学再续

4、 倡粤声,造学派


1、何为南方,南方何为?


何为南方?


朱荣远老师有一次在电话里跟我说,“毋宁把中国比拟为一只大公鸡,我宁可把它比拟为一个大水壶,华南是水壶的底部,要烧水的话,这个地方一定是先热的。”我们从历史看到,近一百年来,这个地方热了几次,中国就跟着热了几次。“热的”第一次,不管是真热、假热、错热,从洪秀全到康梁到孙中山,这几次的“热”使得中国迈向了“共和”;第二次的“热”:众所周知,这里成为了中国改革开发的策源地,我们在座的诸位,许多是这场横亘三十余年伟大改革的见证者、贡献者也是得益者。


从自然科学来说(如气候、地理),华南也是中国的“热”。这里为中国提供了四季长青的亚热带和热带区域。因为有这个地方,中国才可称之为一个包罗万象的、有着综合性气候的国家。从城市和经济的角度而言,华南地区是中国不可分割的重要引擎和重要组成部分。


因此,我们定义的南方,是以广州、深圳两大巨型都市为龙头,珠三角繁盛的城市群诸城市以及仍然广大的山区、海滨和乡村构成的广东省;再加上毗邻之港澳,和传统岭南含义之广西、海南。总而言之,我们通常所说的华南包括了气候上属于亚热带和热带的南中国广大区域。


南方何为?


珠江浩荡、南海辽阔,这是中国最热、最绿和最具海洋因素的国土;是中国经济最活跃、最外向的重心之地;是气候、文化、风俗、生态等的特色所在之地;也是几个著名民系如广府、客家、潮汕等的家园……


我们生活和实践在这么一个地区。我们对这里的景观或者说是广义的景观,迄今为止总体上是缺乏研究和担当的。我们的南方意识和实践,远远不足、不够。同时,这里也是最真实的当代问题域界,城市化、全球化的所有问题和矛盾交汇于此。污染、拥堵、流失、失衡…需要我们拿出回应和策略。我们是“美丽南方”当仁不让的再造力量!


2、解决小问题的大情怀


小里面有大情怀,小是一切的母亲。一个了不起的社会(古代罗马也好、古希腊也好,今天的繁盛都市也好),都是由诸多的小构成的。许多的点点滴滴,许多的细节的微弱力量的汇集,才构成一个美好的春天。我们需要许多的春风、许多的春雨、许多的花朵、许多的昆虫;我们要有大的视野,大的抱负。但我们的切入点,有效的途径就是小。就是一个一个的人和事、就是一个一个的小问题,解决小问题的大情怀,这是矛盾的统一。小处着手,见微知著,这也是南方的传统。


3、景观社会学再续


许多年前,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开设了一门“杜撰”出来,兼具设计学和社会学的课程《景观社会学》(李津逵、李迪华 )。我们当中许多人受益于此,这是一门非常好的课程。我们的真知不是来自天书,不应该总是仰仗他人告诉你而应该是你自己去踏勘、研究。真知应该与社会发生联系,与真实的人发生联系,与变化的、矛盾的和斗争之中的社会发生联系。“景观社会学”是当代景观学的一笔财富,它应当得以延续和光大。需要一提的是,近一个时期,何志森在中国高校密集的mapping工作坊,与景观社会学有着共同的趣旨和诉求,反映了一种真实的设计学立场和态度。


4、倡粤声,造学派


我在这里说学派,其实就是愿望。条件和实力暂时都不具备,我们可以去努力,做一些不人云亦云,甚至看起来不那么四平八稳的事。那么,什么是广东的?它是亚热带的、是特定地理和文化人群的、是特定历史传承和当代特色的。我们要创作差异化,不要让到处都一样。从语言角度,一个途径就是倡粤声!我一直在鼓吹“方言景观”,以中国之大,应该有许多学派,比如巴蜀学派、岭南学派、江南学派、沪上学派、东北学派等等。中国景观将会呈现丰富多彩的局面,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中国之大,大有魅力,而非大一统、清一色。


策略


1、  跨城集结,取长补短

2、  跨界集结,融会贯通

3、  跨代集结,面向未来

4、  跨我集结,提升彼此


长期以来有感于深圳、广州、香港几个华南城市业界的隔离,深为遗憾,路途之近,偏有深深的距离感。几个城市之间的相互学习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讲华南,这几个城市可以说是龙骨,各有特色,呈现不同文明的走势。这几个城市的学习和交流是非常有意义的,跨城集结,形成有规模的、经常性的、有意识的学习氛围,拥抱彼此,取长补短,我们对此前景,可以有良多期待。


跨界集结,特别有必要,近二十年前,甫一入行,俞孔坚老师就和我讲,大禹、李冰父子、郭守敬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大景观师,千百年来的哈尼族梯田建造者才是真正的大景观设计师。是的,我们要突破条条框框,以大地的胸襟去营造大地。水务的、雨洪的、土壤的、生态的…都是我们的同行,我们是协同建筑学和规划学的景观,是协同社会学和艺术的景观,我们是营养丰富的景观学,是有责任的景观学,当然最好也是“好玩的”景观学。对于传统景观设计师而言,跨界就是要自己走出去,也请别的人走进来,是做成一个大局面。


我们的发起人里有六零后七零后和八零后,今天,我们真的不能忽视下一代了,谁再居高临下,谁将愚不可及。年轻人在新科技、互联网等领域有更强的认知,对世界的把握应与我们平起平坐,各有千秋,做事情应给年轻人留个位置,不是普通的位置,是重要的位置。这是跨代集结。


跨我集合,这是我常跟自己说的,通过做事提升自己,提升彼此。一件事,你做了它以后它成全了你改变了你,这件事就是好的,值得做的。我和李宝章老师张罗此事,我们俩说,我们想活的更精彩、更好更棒,更懂得爱,更懂得合作…在座的学者、业界专家们都是牛人,各自有着丰富的组织经验和各自的精彩,不要老争吵什么名称之类的了,日后我们即使争论,那也应该是学术思维的体操,是不同的思维帽带来的风景,不再应该引发讨论者的敌对和隔阂,只应该让我们相互裨益,走向多元和繁荣。希望我们互相支持,互相友爱,对公共事务做出真正推动的同时,拥有一群好朋友,提升我们活着的分数。谢谢!



▎在“华南景观研究会”成立大会上的发言

——李宝章(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


非常高兴能跟大家一起开始这项有利于社会、有利于行业发展的事情。 我们每个人都对于“华南景观研究会”充满期待!华南(先说广州,深圳与香港)属于岭南文化圈, 岭南文化,包括岭南思想、岭南设计与岭南实践具有积极务实、开风气之先的岭南精神。


其实,中国近代史的使命不过是从封建的农业社会走向现代的经济社会。岭南文化所谓的开风之气,长时间以来都在现代文明与经济发展两个方面都走在了中国其他地区的前面。


奥雅设计跟数以百计的景观公司一样,是在岭南这片热土上生根发芽、发展壮大并走向全国的。我们岭南景观规划设计行业的从业者为全中国(起码是南中国)提供了一半以上的全方位规划、设计与管理咨询服务。因而,岭南的景观人有一个不可推卸的责任,就是要接过“岭南文化”的旗帜并把它举起来往再往前冲几步。能多走一步就会换来多一分的安心!


对于今天在座的各位都是景观及社会科学、规划、建筑与水利等方面成绩斐然的学者与专家。 我们今天走在一起是因为我们都知道景观问题、社会问题、规划问题、建筑问题从来都是一个问题,而不是散落的几个问题。《六祖坛经》说“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也就是说对于同样的问题,虽然每个专业有不同的叫法,但问题的本质只有一个。所以,我们觉得“华南景观研究会”要讨论的问题是所有专业都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现代社会里,参与比目标重要,愿望与行动比名头重要!现代社会的聚集是平等的价值观的聚集,带着共同的心愿,一起踏上前进的道路,就能带来社会的进步。未来还没有发生,万事皆有可能!

 

▎包容的岭南文化,独特的华南景观

——李津逵(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资深研究员、中国市长协会顾问)


佛罗伦萨画派十六世纪初出现,但丁出现在200年前,再往前100年出现了行会,7大行会和14小行会,把佛罗伦萨变成了自治共和国。有了自治政体于是就有了规划法,有了公共空间改造和建设,孕育出了一代又一代艺术家,历史上将这称作是文艺复兴。从现代商业视角来看,文艺复兴起于工商业者自发组织起来实现共同理想的市民运动。


庞伟问何为南方,岭南文化不仅是跨城的文化,也是跨国的文化,是一种世界的文化集合体。这里不过是一个节点,美国的唐人街又是一个节点。中国未来的希望就在全球化,我们和西方文明不仅存在差异而且存在差距,只有在广东才能意识到,才能做点事情。人类文明的创新中心都是移民城市。我们从北方移民到了南方,要学习岭南融入岭南,发出岭南之声,看到每个景观的生命。


 

▎融入环境领域,重视跨界合作

——栾博(北京大学深圳研究院绿色基础设施研究所执行所长,一方环境景观设计咨询机构首席设计师) 


我想主要谈两个问题,一是融入环境领域。环境问题是国人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当下,国家正在绿色发展的转型之中,从政策、理念、技术、管理等层面,都在越来越重视环境问题与治理对策。作为华南景观研究会,我们也应该以开放的心态去了解、理解、参与、融入这些环境领域和议题之中。


景观是供养和服务人类社会的绿色基础设施。从大景观的视角看,华南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地区在近30年快速城镇化过程中,土地格局发生了巨大改变,景观(或称生态系统)作为供养城市的基础设施被破坏,产生了诸多生态环境矛盾,城市社会的发展也不可持续。这是非常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问题。从小景观层面看,今天开会所在地,草河村中,一方塘畔,我们沉醉于美好的环境,采摘杨桃、垂钓河鱼,还能将绿色有机的蔬菜作为晚餐。这是景观作为基础设施给我们带来的具体的环境服务。


但在我们设计的景观中,这样的服务往往很单一。我们能否更为开放包容,在城市景观中呈现出更多可参与、可体验的环境服务,是值得探索的问题。


二是重视跨界合作。当下,我们欣喜的看到推动了十数年的生态理念终于有所行动,近几年的海绵城市、黑臭水体治理、河道综合整治等生态类工程实践如火如荼。尽管方向和目标值得称颂,但仍然出现很多具体问题,跨界合作不足是其中之一。


其一,由环境、水利、市政等专业所主导的项目,因缺少景观专业的合作,往往成为单目标的绿色工程,缺少综合的人居环境价值。比如环境工程所主导的人工湿地,单一净水为目的,缺少人的参与互动,缺少愉悦的审美体验。


其二,由景观专业所主导的项目,因缺少环境、水利等专业的合作,往往成为“生态花瓶”,缺少实际的环境效益,甚至要耗费环境资源,造成生态损害。


其三,缺少科学研究、工程技术与空间设计领域的跨界合作,研究者以发表论文为目的,往往缺少对实际问题的应对;专业工程师深陷于专项工程技术,缺少综合视野和统筹能力;设计师擅于空间形式统筹,但缺乏多专业技术的支持。


所以,景观与环境、水利、市政、生态等专业的横向跨界合作,以及科学研究、工程技术、空间设计的纵向统筹协调都非常重要,这是景观专业面向环境问题、参与解决环境问题的关键。


我认为,环境问题的解决需要景观专业的融入,景观的系统性视野和理论方法可以突破目前环境领域“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部性技术的弊端;景观专业的发展也需要面向和融入广阔的环境领域,未来的时代趋势要求我们开放心态,打破壁垒,跨界合作。


因此,我很赞同今天谈及的议题和策略,同时也建议研究会能够立足景观视角,融入环境领域,重视跨界合作,针对华南地区的环境议题,从景观专业出发做些有益的工作。最近一部《未来简史》里讲到一个观点: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重要之处不在于人类会使用工具,而在于相互合作。而合作的核心是为了一个梦想、一个故事。就像我们这样的华南景观研究会,我们因为一个目标而交流、讨论、合作,推进华南景观事业不断进步。


结语:


▎祝贺与期待

观察员:曹劲(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


作为草河村的“土著”受邀,欣然赴会,表达一个业外人士的祝贺与期待。华南二字,隐约传达出对地域和传统的关注,我作为一名文化遗产保护的长期从业者,倍感振奋。当下的乡土景观、人文景观面临很多问题,今日群贤毕至,共襄大举,实属佳音,愿“华南景观研究会”引领行业,指点江山,规划家园,造福这一方热土。



▎景观研究会的自我管理

主持人:李宝章(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


      “研究会”是个自发的组织,对于一个自发的地方性行业组织,我觉得这四件事很重要:第一, 景观问题是个综合的社会问题,单从”景”与”观”讨论是无解的。所以,景观问题需要大家一起交流、一起求解。第二,我们要成立的是一个会员自我管理的民间研究机构。所以,研究是大家的研究,管理靠大家自我管理。第三,希望我们的努力落实到华南景观的社会、生态与文化建设的具体问题,并希望我们的付出能帮助行业的发展与社会的进步。第四,这个研究会的未来是开敞的。我们可以用任何形式商讨共同关心的事情,哪怕达成一点共识,做了一点具体的贡献,也比不作为好。



▎会后补充发言:

——姜 斌(美国景观教育协会(CELA)大会研究与方法类主席,香港大学建筑学院助理教授、博导)


岭南,或珠江三角洲区域可谓全球经济格局和人文格局中重要的一环。珠江三角洲不仅限于广东省区域,在地理和经济上可自然连接东亚地区、港澳地区、东南亚地区,乃至南亚地区。 珠江三角洲作为资本和信息的自由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将会继续存在和发展。珠江三角洲背靠湖南、四川、广西等中部省份,仍可在很长时间内吸引大量的人才和劳动力,产生巨大的生产力。

珠江三角洲的地域性不仅仅与本区域的地理文化及历史相关,也许全球网络的动态发展相关。因此,在下建议在设计及研究的领域,应该可以退一步以观全貌,从全球的尺度去度量本地域的问题和机会。由于信息的相对畅通和人才的自由流动,我们有很大的优势去发展新的方向,提出新的概念,和探寻新的方法。

研究会的成立将为这一进程提供巨大的助力,明天一定会更美好。

   


「华南景观研究会发起人名单」

(以姓氏笔画为序)

朱荣远(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

朱闻博(深圳水务规划设计院有限公司董事长)

孙    虎(山水比德景观设计创始人兼首席设计师) 

张文英(棕榈生态城镇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棕榈设计有限公司董事长)

李津逵(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资深研究员,深圳城市化研究会副会长)

李宝章(奥雅设计董事长兼首席设计师)

彭    勃(澳大利亚IAPA设计顾问有限公司首席设计师)

何志森(Mapping工作坊發起人,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院老師,扉建築學術顧問)

 

转载自:华南景观研究会发起人会议--学者与业界专家语录